行业快讯

联系我们

近期铺设跨里海油气管道成为相关国家高层会谈重要议题

发布者:海安迪斯凯瑞探测仪器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9-3-21 13:49:44 阅:40

里海法律地位公约签署后,跨里海区域合作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尤其是近期,铺设跨里海油气管道成为相关国家高层会谈的重要议题。此间分析认为,虽然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跨里海区域合作是大势,但受大国博弈的影响,跨里海地区能源合作仍然面临不少变数。

 

其实,打通跨里海交通运输走廊,修建跨里海油气管道的想法由来已久。原苏联解体后,美国和欧盟从地缘战略出发,试图将南高加索地区和拥有大量油气资源的中亚地区连接起来,建立绕过俄罗斯的能源和运输通道,使这一地区摆脱俄罗斯的控制。1993年成立的欧洲-高加索-亚洲运输走廊(TRACECA)项目就是最初的尝试。此后,在美国和欧盟的支持下,南高加索地区修建了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石油管道和巴库-第比利斯-埃尔祖鲁姆天然气管道,实现了将阿塞拜疆石油和天然气向土耳其和欧洲的输送。然而,由于里海法律地位这一核心问题长期未能解决,跨里海油气管道项目始终未能提到议事日程。

 

2018年8月12日,里海5国元首签署了里海法律地位公约,这为跨里海能源合作带来了新的希望。现在,里海沿岸国家有权修建跨里海油气管道,这对于迫切向欧洲出口天然气的土库曼斯坦来说是重大利好。为了实现能源出口多元化,改变经济困境,土库曼斯坦急于打开通向欧洲的天然气新通道,而修建跨里海天然气管道,再接连到南方天然气走廊,土库曼斯坦便可实现向欧洲出口天然气的愿望。

 

因此,土库曼斯坦成为修建跨里海天然气管道最急迫的国家,它积极与欧盟各国磋商,寻找买主和资金。然而,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要通过里海输往欧洲,首先还要过俄罗斯这一关。此间分析人士认为,出于对欧盟总体能源战略的考虑,眼下俄罗斯似乎不反对修建跨里海天然气管道,不过,俄罗斯更希望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通过俄罗斯现有的管道输送到欧洲。

 

有评论认为,里海法律地位公约签署后,里海沿岸国家虽然在法律上拥有了建设跨里海油气管道的权利,然而,铺设跨里海油气管道的所有难点并没有完全排除。目前,除了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阿塞拜疆,公约尚未得到俄罗斯和伊朗议会的批准,尤其是伊朗方面仍然存在不确定性。据报道,伊朗的一些议员认为,里海法律地位公约对伊朗很不利。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德黑兰曾一直坚持将里海分为5个相等的部分,里海5国应该平均各获得20%的份额。不过,与伊朗长度约12%的里海海岸线相比,这个份额将增加近一倍,因而伊朗的主张遭到了邻国土库曼斯坦和阿塞拜疆的反对。鉴于目前伊朗内部对里海法律地位公约的暧昧态度,预计伊朗能否批准这项公约还会有一番争论,至少在议会的批准程序上会被推迟。

 

作为跨里海项目主要过境国的阿塞拜疆,对短期内着手铺设跨里海天然气管道并不乐观。阿塞拜疆议会独立议员拉西姆·穆萨别科夫认为,即使里海法律地位公约获得里海5国议会批准,但也不意味着里海沿岸国家有权擅自铺设跨里海油气管道。根据里海法律地位公约和相关附属协议,相关国家实施跨里海重大项目,必须符合国际条约中规定的环境要求。也就是说,修建跨里海管道项目,首先需要解决里海的环境问题,相关国家需要通过谈判和协商,必须取得各国的一致同意。鉴于里海封闭的特殊环境,铺设跨里海油气管道可能因为环境问题的谈判而被持续拖延。

 

此外,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和伊朗之间在里海海底的划界问题上仍然存在争议,部分关键区块尚未达成协议,这些也将在很大程度上制约着跨里海油气管道的铺设,并影响跨里海油气管线的走向。阿塞拜疆虽然是过境国,也要在修建跨里海天然气管道方面综合考虑自身利益,只有在保障自己权益的前提下,巴库才愿意向南方天然气走廊引进更多的气源。因此,为了修建跨里海天然气管道,布鲁塞尔和阿什哈巴德还要做多国的工作。

 

由此可见,跨里海油气合作涉及地缘政治和多方经济利益。欧美着眼于能源进口多元化并遏制俄罗斯,欲积极促成跨里海油气合作。而一直在里海地区拥有传统优势的俄罗斯和伊朗,必然会施加自己的影响力。在美国和欧盟等世界大国的参与下,对里海地区能源和资源的争夺将会更加激烈。


苏公网安备 32062102000115号